澳门太阳娱乐网站
做最好的网站
来自 搜狐娱乐 2019-09-19 21:0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太阳娱乐网站 > 搜狐娱乐 > 正文

欧洲来的侵略者放过了这些老弱病残没有我不知

    《阿凡达》的故事,被许多中国网友戏称为星际强制拆迁遭遇外星钉子户的故事。在我看来,这样的调侃虽未必不可,但影片更深层次的精神内核,显然还需要更加充分地挖掘。
    强制拆迁或者暴力拆迁,这是我国社会主义特色下的土特产。而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和土地价格的不断攀升,越来越多的百姓被牵涉进其中。有钱的自然高高兴兴的乔迁新居了,而穷点的,无不深受其害。上海,武汉,广州,几乎所有的大城市全都因为拆迁闹出过人命。所以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观众带有戏虐意味地将影片解构成为强制拆迁和钉子户之间的对决故事,是很能引起群众共鸣的。
    然而这些中国观众的眼光还是显得狭隘了些。让我们来看看纳威人的家园被破坏,看看潘多拉星球美轮美奂的环境,一边是原始大自然的欣欣向荣,一边是人类“拆迁办”的高科技屠刀,这怎能不令人回想起中世纪的欧洲人,他们开着帆船环游地球,侵占、杀死他们沿途所有发现的土地,和那些为了保护自己的土地而与他们战斗的当地原住民。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欧洲人兴奋得睡不着觉,天一亮就成群结队蜂拥而至。短短百年时间,几乎杀得美洲的印第安人绝了种。曾有个印第安部落的酋长给这些白人们写过一封信:“如果你们有朝一日终于占领了这片土地,请你们记住,这片土地是神圣的。”这时部族的青年已经全部战死了,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欧洲来的侵略者放过了这些老弱病残没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他们和他们的后代,肯定没有把酋长的话当一回事。
    我们所生活的土地是神圣的,我们应该尊重她,可惜现代人并不这样认为。现代人只不过把我们所生活的土地当做一个大超市,需要什么,就拿什么。超市从来就不是自己家的,或者说至少不是自己一家独有的,既然大家都有份,那何必非要我一个人去尊重呢?
    真不知道是现代化和科技化使人类进步了,还是使人退化了。
    潘多拉星球上的纳威人是蓝皮肤的原始部落,从他们在灵魂树下所举行的大型祷告活动来看,颇有宗教气息。是的,宗教是神话的延伸,原始人需要神灵在他们的心灵中驻扎,地球人这样,潘多拉星球的人也这样。然而在潘多拉星球,神——也就是他们口中的圣母“艾娃”是真的存在的。
    现代科学轻易地粉碎了古老神话,它把我们都变成了坚定的无神论者。可是“神”,真的只是能腾云驾雾,法力无边,能拯救或毁灭众生的虚无幻想么?当然不是!神是执法者,它是住在人类灵魂当中的执法者,它约束你的行为,使你向善,谴责你的过错,使你忏悔,以后避免再犯。它是我们的精神信仰,和我们的道德底线。而现在,在一切都以科技为尊的世界,我们已经没有神,也没有了灵魂。人类正一步一步地逼近老祖宗给我们划下的道德底线。
    终于,人类把地球变成了一片荒芜。但是我们在绝望之中欣喜地发现了潘多拉星球,这个美丽富饶的类地行星。潘多拉所蕴藏的财富,令地球人趋之若鹜。失去了道德感,面对巨大的财富的诱惑,“开发商”怎能不变成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所以在于我们口中的“野蛮人”沟通无果后,这个右颅有三道疤痕的“保安部部长”堂而皇之的用先进武器炸毁了纳威人的家园,要是可以的话,他也一定会把他们赶尽杀绝。
    令“拆迁办”没有想到的是地球人内部出现了叛徒。人类派出去的卧底被人家给“反无间”了,这个“人类的叛徒”犹如冥冥中注定一般成为了所有纳威人的头头——魅鹰骑士,他率领潘多拉星球的生物进行疯狂大反扑,终于赶走了,至少是暂时的赶走了跋扈的地球人。而这个名叫杰克(泰坦尼克号?)的前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也顺利拿到了潘多拉绿卡,正式成为了潘多拉公民。
    电影以这样一种令人愉悦而提气的方式结束。然而现实里的世界却并不那么美好。若是弓箭真可以对抗飞船大炮,恐怕现如今整个美洲都还处于印第安人的管辖之下。若是万众一心真的可以刀枪不入,那么义和团一定在百年前就打得欧洲列强屁滚尿流了。而美国人一贯崇尚的个人英雄主义再次完美地体现出来,一个身负使命的英雄,经历种种磨难,最终拯救了一个星球——以前是地球,这次地球已经不行了,于是他拯救了潘多拉。
    但是成年人也是需要童话的。现实的世界很悲惨,我们时刻紧张的神经需要适时的放松和愉悦。至少在电影院里一片漆黑的三个小时里,我们不用去理会现实生活的纷扰和迷乱。卡梅隆满足了我们,他让圣母“艾娃”在潘多拉上真的存在,他让残暴的高科技入侵者被心地善良的原住民狼狈地赶跑。但他显然并不仅仅只是为了给我们做一碗《读者》式的心灵鸡汤,在被潘多拉的原始美丽和纳威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打动之后,我们都应该问问自己,我们的地球真的会变成影片里说的那样一片荒芜吗?或者说,我们的地球家园还能够回到以前,和潘多拉一样美丽的时候吗?
    不仅仅是人类,不仅仅是印第安人,还有地球上所有的动物,所有的植物。我们的地球曾经也如潘多拉一般有茂密的丛林,有数不清的奇珍异宝。潘多拉有高树的种子,地球有同样美丽的蒲公英和柳絮;潘多拉有旋转着飞舞的昆虫,地球上也有不逊优雅的蜻蜓。以前,很久很久以前,毛里求斯上还有渡渡鸟,长江里还有白鳍豚,北极圈还有猛犸象,中国丘陵里还有华南虎。可能我们的后代会接着我说道,很久很久以前,天上还有鸟儿飞翔,海里还有鱼儿游荡,地上还有羚羊奔跑,地下还有金龟子的新房。这真是一个悲剧的想象,但是我们竟然不得不这样想,我们越是看到潘多拉的美丽,就越是会哀叹地球如今的满目疮痍。
    别问丧钟为谁而鸣,不是为了别人,它正为了你我而鸣——海明威曾借此为名写下一部著作,这是一位英国诗人写下的诗句。人类,请不要因为濒危的物种不是自己而庆幸,每一头鲸鱼的死亡,每一只飞鸟被射落,那都是我们失去了一个姐妹兄弟。今天听到丧钟的是它们,到了明天,丧钟就会在我们自己头上响起。
                                                 ——10.1.15于武汉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网站发布于搜狐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欧洲来的侵略者放过了这些老弱病残没有我不知

关键词: